雪目

Well, 本人是一位腐女,但只萌靜臨喔

【靜臨】劇本式超級短篇 ①

 

 

路人A旁白: 在某人的房間裡

 

臨也: 動手啊怪物

靜雄: 到時你可別後悔

臨也: 不過…… (苦惱)

靜雄: 嗯? (不解)

臨也: 可以先請那邊的人類出去嗎?

梵蘿娜: 恕我回絕。我判定接下來幾時刻內,你極可能被靜雄前輩殺死

臨也: 宣言?

梵蘿娜: 靜雄前輩是人類

靜雄: 梵蘿娜妳先出去吧,我保證不弄死這跳蚤

梵蘿娜: (深思) 如果是靜雄前輩,我願相信 

 

路人A旁白: 梵蘿娜離開了房間

 

臨也: 喔喔喔,小靜你剛才間接保證要溫柔對待我了喔

靜雄: I-ZA-YA-KUN,不會弄死可不等於溫柔喔,是等於做個半死啊 (邪笑)

臨也: !!! 等..等…等一下

靜雄: 做好覺悟吧

 

 

 

路人A旁白: 三天後,等到臨也可以下床,他決定去新羅家騷擾一番。沒想到,才坐下不到10分鐘,便得到……..

新羅: 你這個渾身噁心基佬位的傢伙,不要再再再來我家炫耀了,我就是還沒那個那個啦,怎樣 (怒火)

賽爾提: 新…新羅 (以影子表示臉紅)

臨也: 日行一善完畢

 

路人A旁白: 臨也離開新羅家,準備回家度過今晚的美好生活

 

THE END

 

第一次用劇本寫,求回應 (跪)



【靜臨】日常 SECOND

 

依然是同居

抱歉比預期晚一天

 

 

同居已經一段時間了,其實真要說是同居也有一點勉強

畢竟兩人平日相處在一起的時間一點也不長,甚至可以說超短

 

晚上回家 --- 做那嘿嘿嘿嘿的事 (你懂得)

接下來 --- 睡覺 (全身黏糊糊)

早上起床 --- 洗澡 (盡量不擦槍走火)

接下來 --- 出門上班

扣掉睡覺,面對面的時間少的可憐,幾乎不到4小時

 

如果要說,一些像情侶會做的事,例如看電影、去遊樂園、夏天去海邊、冬天去滑雪,其實也有。大多是利用連假,或是兩人剛好都工作時,只不過……

 

看電影 --- 永遠是看幽的新片

去遊樂園 --- 太多自動販賣機和各式武器,時常還沒開始玩,就先開打了

去海邊 --- 沙灘排球靜雄一碰就破

去滑雪 --- 臨也怕冷,死也要躲在滑雪小屋的暖爐旁

 

終於有一天,其中一人受不了,決定要跟對方好好談一談。只是按照常理推斷,這人應該是臨也,這次破天荒的是靜雄先提出抗議!

 

「臨也」

「幹嘛,小靜。你是要主動去撞卡車了嗎,我好興奮」

「…… 並不是」

靜雄有點怒火了

「喔喔,那難不成是你要當下面那一個。如果真是這樣,那現在馬上來一發」

「…… 並不是」

靜雄更加怒火了

「算了算了,小靜你到底想說什麼」

疑? 臨也沒有繼續火上加油,難不成他改邪歸正了

「臨也,下次我們正常的出去玩,好嗎」

「哈? 我們每次都很正常啊。又沒下油鍋或者跳火圈,小靜你到底哪裡不滿」

好吧,改邪歸正這個論點被推翻了

「並不是指這種,我只是覺得每次出去玩,你不是想跟我打,不然就是擺出一副很無聊的表情」

靜雄小朋友點出重點了

「有嗎? 我一直都很興奮阿」

傲嬌犯了

「你騙人」

「我沒有」

傲嬌再犯

「你老實說,你每次出去玩,腦子裡都在想什麼」

當然是想你啊

「…… 那個,沒什麼」

臨也,你傲嬌夠了

「盯-----------」

靜雄使出史上最最天真且最最具壓迫感的緊迫盯人,臨也招架不住,反正現在說出來,就有可能……

「我,我,我在想晚上要做什麼」

「晚上,要幹嘛」

靜雄小朋友你也太天真了吧,人家臨也都臉紅了

「當,當然是指SEX阿」

「哈哈哈哈????? 你每次興致缺缺,就是因為在想這些東西!!」

「對啦」

臨也嘟著嘴,轉過去,不想看見對方,免得臉發紅過頭

「臨…也…君…喲。」

「疑?」

「既然你時常期待,那就現在一次滿足吧,你說對不對啊,臨..也..君」

「等等等等一下,小靜,你也考慮一下我的身體狀況吧…嗚」

臨也話都還沒說完,靜雄便強吻上去,等到兩人嘴唇分離

「現在,要做嗎」

「…嗯…」

臨也你整個臉比蘋果還要紅了 (笑)

 

 

接下來請自行腦補吧 ( 拉窗簾  脫衣服   嘿嘿嘿嘿 )

 

我不會寫肉啦~~~~~~ 哭哭

 


【靜臨】 我只是一隻貓 (下)

在這個家,已經過了一星期

我不知道該說是我太才疏學淺,還是世界變邪惡了

我家主人們居然是一對基佬,我到底有多衰

 而且還是一對無腦基佬!!! 怒

 咳咳,就讓我來訴苦一下

                    

第一天:

我先是被那兩人合力洗了一遍,真是的,我就是討厭水,怎麼樣!!

臨也花了一個晚上,一直對我重複[哪裡不能去][我只能睡客廳][不能亂抓沙發]…… 反正就是一堆規矩

我是接受這些規矩,可是我發現臨也不僅嘴巴吵,還很腹黑

他的嘴巴我真想拿膠帶封起來

這天晚上倒是很安穩的過去了

 

第二天:

他們兩人早上都早早出門去工作,到這都很正常

但.......為什麼他們要在門口熱吻,我的眼睛都要被閃瞎了

注意一點,好不好

我在這!!!!!!!!!!!!

還有一點很可怕,就是熱吻結束時,臨也的表情完完全全就是欲求不滿

不會吧?

臨也是底下的!?

那個腹黑黑髮男!

這世界好可怕

這天晚上也很安穩的過去了,沒發生什麼

(我並不是在期待)

 

第三天:

早上還是一個熱吻,我已經有經驗了,先逃去角落遮住眼睛

不過,我覺得我還是該去買個太陽眼鏡

而且......晚上才是問題!!

差不多半夜時分時

我突然聽到一聲尖叫,高音到我都炸毛了

這個家沒有女生吧

聲音來源似乎是那兩人的房間

我跑去,門沒關,便悄悄走進去

他們倆居然在…....居然在做愛

果然臨也是下面的

不知道不是太投入了,他們完全沒發現我

我當然為了自己的眼睛+心臟+大腦+理智,連忙跑出來

今晚…….我失眠了

 

第四天:

在確定他兩人都出門後,我跑去案發現場(?),畢竟我有一點點想研究這種不可思議的激烈運動

床已經整理過了,乾乾淨淨,被子還折得整整齊齊

不過床頭上還放著一瓶類似乳液的東西,我還是不要去探討它的用途好了

算了算了,研究這檔事好可怕,我只要當作沒看到就好

這天晚上異常地很安穩,大概是臨也腰還在痠吧

活該(笑)

 

第五天:

就在我踏進浴室時,發現牆上好多情事的痕跡和道具時

我決定把家裡跑一遍,仔細再找找乾淨的空間,我可不想再踩地雷了

結果…….

只有廚房是乾淨的!!

就連玄關、陽台、洗衣間都是痕跡,我的小宇宙要炸了啊

我想我還是再回去窩我的小角落吧

這天晚上,那兩人又一起激烈運動了

但是,我什麼都沒聽到喔 (自我催眠中)

 

第六天:

我放棄了

在這個家,還是不聽不聞不看,比較安全

我是一隻尊貴又優雅的貓,沒必要去研究人類恐怖的行為

我還是很優雅、我的黑毛還是柔順發亮、大眼睛仍然迷人、四肢依舊靈活

但是……..

這天晚上,那兩人居然又做了一次!

我的耳朵要爛掉了!!!

 

第七天:

我受夠了!

我要逃離這個地獄

我要我的心靈健健康康的

我不要再擔心晚上會傳出的聲音

我要更正常的主人,而不是一對基佬啊

 

 

 

所以,現在,正在看這篇文的人

要不要收養我

因為我又快餓死了!!!!!!!!!!!!!


END

--------------------------------------------------------------------------

還是來個【腦筋急轉彎】吧!

為什麼小靜和臨也不在廚房做那檔事?

 

 

 

 

 

 

 

 

 

 

 

 

 

 









 

 

 

 

 


因為曾經有一次做太過火,壓在廚房牆壁上時,靜雄不小心一手打碎牆壁,瓦斯管線就被弄斷了!!!!!!

後來兩人便學乖了,畢竟預防火災+爆炸比情慾重要

 

 

 

日常SECOND(預計)下禮拜發

我會加油的!!!



【靜臨】 我只是一隻貓 (上)

我是一隻貓,一隻尊貴又優雅的貓

看我那柔順發亮的黑毛、迷人的大眼睛、靈活的四肢,總之我是世上最棒的貓

不過

我現在………

快餓死了

快點給我一點牛奶喝,或是一條魚啊

人類這種生物還真冷血啊,看到我倒在路邊還翻白眼,快救救我啊啊啊!!!!!

--------------------------------------------------------------------------

「咦? 有隻貓」

終於有人裡我了,是個金髮男,看起來挺正常又有愛心,我得救了!!!

「餓了嗎? 要喝牛奶嗎?」

「喵喵喵 (當然要)」

金髮男從手上提著的便利商店塑膠袋,拿出一瓶牛奶,到了一些在瓶蓋上,小心地放到我面前

「你這隻貓似乎沒有主人,乾脆帶回家養,反正那傢伙也曾經吵過要養貓,真奇怪,狗狗也不錯啊」

???? 他要把我帶回家?

太專注於眼前的食物了,沒完全聽清楚,只知道他似乎要把我帶回去

「喵 (隨便你)」

「這是答應的意思嗎?」

「喵喵喵喵喵 (對啦對啦,快帶我去洗個澡)」

「好急躁的貓喔,走囉」

居然嫌我急躁,我可是十項完美的貓!! (怒)

等一下! 他居然直接把我抓起來

「忘了說,我叫平和島靜雄」

原來這個金髮男叫平和島靜雄? 好長又好怪!!!

總之,先放我下去!!!!!!!

--------------------------------------------------------------------------

我趴在金髮男的肩上小睡了一會兒,醒來時,似乎已經到家門口了

門竟然自己打開了!!

這個金髮男該不會是魔法師吧

「歡迎回來送死,小靜」

什麼啊,原來他還有人同居

等等

這個同居人剛才是說送死吧,好可怕

「臨…也…君…呦。 回來送死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小靜怎麼那麼笨」

「你找死嗎?」

原來眼前這個可怕的黑髮叫做臨也

不過為什麼他笑得很邪惡?

「??? 小靜你怎麼肩上有隻貓」

你現在才發現!!!

 

 

 

抱歉,本人現在正面臨段考

下篇會盡快的

 我自認文筆超級超級渣

懇請高人指點或指教



【靜臨】日常 FIRST

超短 同居梗

本人的第一篇 有要改正的地方,請告訴我

 

「我回來了」

靜雄一邊說著 ,一邊推開家門,才往裡面走沒兩步,便突然加速衝了過去

客廳裡,只看到臨也倒在一攤血泊中

「臨也!! 臨也!!」

「咳咳,小靜? 痛痛痛」

被撐起身的臨也微微睜開眼,表情痛苦

「先給我閉嘴,我現在就送你去新羅那,再撐一下」

靜雄努力控制力道把臨也抱起,不希望再造成二次傷害

「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靜還真是個單細胞,看清楚,這是假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啥? 假的?」

靜雄愣住了

「真不愧是草履蟲,連這麼簡單的小把戲都能被騙,還是說我的演技太逼真呢? 你平常真該多多用點腦袋,不然下次我會把你騙得更慘喲」

現在仍在靜雄懷裡的臨也,不知是太專注於嘲笑對方,還是什麼,完完全全沒注意到靜雄額頭上的十字路和蔓延出來的殺氣

「臨…也…君…喲。 你既然有膽子用你那噁心的演技來騙我,那就讓我看看你在床上能撐多久啊」

「咦咦咦咦咦咦咦? 等等等等一下,小靜,我因為昨天,腰還在痛,今天先不要,好嗎?」

為了讓靜雄心軟,饒過自己,臨也不僅拿出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語氣中甚至帶了點哭腔

「那可不行喔」

「!!!!」

「反正你只要假裝自己腰完全沒事不就好了,對吧,臨…也…君」

語畢,靜雄便重新邁開步伐,不過不是往門口,而是朝著臥室

--------------------------------------------------------------------------

【腦筋急轉彎】

隔天早上,臨也乖乖的趴在床上,一句話也不說,為什麼呢

 

 

 









 

 






 

因為他擔心自己如果激怒靜雄的話,還得再來一次,那就要修養更久了